燕瑾

DC,火影,蝙蝠侠,鸣佐鸣。甜党,更新看能不能憋出来了(。

【超蝙】靠近一点,然后再靠近一点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越发想要靠近他,把他融进你的身体里。

变得寒冷的风带着秋季离去,天上偶尔飘落的小雪花诉说着冬姑娘转眼就接着到来,堪萨斯州随着时间过去已经被一层厚厚的白雪覆盖,整个农场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冬天来了,很多事情的节奏也随之温度慢了下来。

克拉克站在报社外面,西装下面是一件厚厚的毛衣,说实话,超人并不会怕冷,但是这是他母亲亲手给他做的,谁会拒绝一个爱你的人的好意呢?这种关心就像一杯永远替你准备好的温水一样,令人满足。

雪花落在他的眼镜上面,然后化成水滴朝下滑落。克拉克仔细听着一个心跳声,他习惯于倾听每个人的心跳,从前是他父亲的,而现在是蝙蝠侠的,那颗远在哥谭的心脏正坚定有力地跳动着,似乎从来不会慌乱,每次克拉克烦躁,或者慌乱的时候,这个心跳声都能使他平静下来。

克拉克突然就有了一个念头,那个念头无厘头出现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想离布鲁斯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像恋人那样拥抱他。这个想法让克拉克就像被火烫了一下打破现在沉思的动作,也同时很慌乱,他停止了继续听蝙蝠侠心跳的举动,整个人坐立不安。

这太不对劲了。
克拉克纠结着,然后远方的呼救声打断了他。好吧,超人总不可能一天都站在路边思考他对蝙蝠侠的感情,这才是“太不对劲了”。克拉克这么想着,伸手捞住了一个从楼顶摔下来的人,并感叹现在想不开的人真多。

哥谭的冬天并不能阻止罪犯们给蝙蝠侠添乱的脚步,他们换上了一层更厚的衣服,然后加紧了自娱自乐的步伐。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被蝙蝠侠和罗宾关进阿卡姆疯人院。

蝙蝠侠的冬天和春夏秋天并没有区别,他都是穿着漆黑的蝙蝠战甲,站在哥谭的高处观察下面,或者坐在蝙蝠洞的操控台边拟定他的计划,看着哥谭街边的监控,完善人物资料。但是布鲁斯韦恩的冬天就有所不同,自从达米安来了之后他在大宅里的时间就多了些,虽然不说,但是他在用自己的方法去接近他自己的孩子,并且关心他。

有时候布鲁斯会注意到从哥谭上空路过的红蓝色身影,大部分时间是一闪而过,令人捕捉不到,有时是慢慢飞过去,就像散步一样。无论哪种情况,布鲁斯都会望着超人消失的方向看上一两分钟,再转头继续做手上的事。他不否认,他对克拉克确实过于关心了,超过其他队友。

两人见面的时间不算少,可大多数都是关于工作才碰面,现在克拉克飘在哥谭市边缘的半空,心中坐立不安,犹如有人拿着绿氪石在他面前晃悠。他能清楚地看到蝙蝠侠在进行他的夜巡工作,通常他都会前去打一个招呼,但是现在克拉克退缩了,他怕一看见布鲁斯就忍不住拥抱他,紧紧地抱住他。

克拉克会退缩,但是超人从不怕。他这么安慰着自己,缓缓向前飞了一段距离,然后愣住了,心跳忍不住加快,蝙蝠侠已经站到了他面前。

“你站在那里很久了,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变声器加工过的低沉声音飘到克拉克耳朵里,他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在刚刚那个地方站了很久,起码足够蝙蝠侠对自己起了疑心。这个认知让克拉克在心里忍不住痛苦地叹息。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布鲁斯。”

好的,农场男孩,你用了最拙劣但是也最靠谱的说法,这就要看蝙蝠侠信不信了。克拉克都快为自己的说辞鼓掌了,要是露易丝在这里肯定会狠狠地嘲笑他。

蝙蝠侠就站在原地凝视超人,他没去接超人的话,抿着的唇角直接说明了他对这副说辞的怀疑。超人被他看得更难控制情绪了,但是面上还要强装镇定。

“说实话,克拉克。”

克拉克不安地看向了别的地方,然后又把视线转移回布鲁斯的身上,他靠近这个黑色的身影,伸出手好像是要触碰他,又在快要接触到的一刻收回手。蝙蝠侠依旧沉默地看着他,不同意,也不拒绝,于是超人把这当作了默许。所以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布鲁斯肩膀上,接着把另一只手放到布鲁斯的腰间,最后拥住了他,红色披风和黑色披风交缠在了一起。

“抱歉…布鲁斯,我只是想靠近你一点,再靠近你一点。”

克拉克清楚地听到布鲁斯的心跳加快了。

评论(6)

热度(100)

  1. 乱序和燕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