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瑾

DC,火影,蝙蝠侠,鸣佐鸣。甜党,更新看能不能憋出来了(。

【KT/TK】一次任务(刚刚出了问题重发

康纳觉得自己很久很久都没看见过提姆了,自从他的男朋友接了为期一个月的外星任务。他每天都打开手机或者看墙壁上的日历,细细盘算还有多久能见到他的罗宾。在提姆出任务后他们也没有断掉通讯,几乎每天都会有通讯或者信息,这让康纳已经很满足了。

在提姆离开的期间,康纳特地去了他的安全屋把地上散乱的衣服,桌子上的快餐盒通通清理干净,就像以前一样。他们还没有同居,超级小子和红罗宾谈恋爱这件事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少年泰坦对于他们之间的亲密已经习以为常,在这些人看来这是蝙蝠家和超家的独特友谊,超人和蝙蝠侠也是如此亲密,但是他们只是朋友,仅此而已。

一个月时间并不长,康纳已经饱受煎熬,他见不到自己的小男友,没有这么比这更让人坐立不安的事。他都快郁闷死了,恨不得每天都用通讯器发信息过去让提姆早点回来,但是他不能。

“超级小子。”
蝙蝠侠在康纳进入哥谭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低沉的声线听着非常严肃,他们两个就这么看着对方,看得康纳背后都快冒冷汗。一分钟,也许是两分钟,但是康纳感觉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或者更久。

难不成是他和提姆的事情被发现了?
超级小子开始胡思乱想。

超人的来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持,同时陷入了另一个尴尬的局面,克拉克欲言又止地看着布鲁斯,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康纳,超级小子尽力回视蝙蝠侠但是忍不住往超人那个方向看。

“红罗宾他们途中出了点差错,困在了那个星球,任务时间延长一个月。”
蝙蝠侠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的面具含了铅,康纳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反射性看向超人。超人没注意康纳的眼神,只是他的表情变得更加欲言又止,忧心忡忡。超级小子把这当成了默认。

“他们需要支援吗?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
康纳第一反应是自己和提姆的恋情没有被发现,但是知道自己男友还要等一个月才能回来后超级小子焦躁不安地在半空中转了两圈,他开始怀念和提姆一起的日子了。

“不需要,只是一些小事情,你先走吧,我和超人还有一些事情要谈。”

超级小子带着满脑子对红罗宾的思念飞离哥谭,全然没注意后面的超人和蝙蝠侠并不是谈话,而是在争吵。不过真奇怪,蝙蝠侠为什么会特地找到他并说明红罗宾的任务会延迟?这些以前都是公开在少年泰坦里面,难道他和提米的关系真的被发现了吗?

超级小子和红罗宾的联系还在继续,提姆偶尔给他传一张外星的照片,聊聊任务进度,汇报自己的回家进程。但是他拒绝和康纳通话和视频,理由是外星的信号太差了,这让超级小子产生了疑问和猜测,他把这些当做自己的胡思乱想。

一个月之后提姆还是没有回来,两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已经说了一箩筐,康纳保存下来的照片少说都有几十张,他晚上的时候就把两个人的消息记录再翻一遍,然后伴着思念入睡。

嘿,康纳,我明天就到家了。
手机上传来新的消息,康纳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掩饰不了喜悦和激动,甚至拉着小氪在农场上面飞了好几圈。

超级小子去商场准备了新的食物放进提姆的冰箱,把屋子里积的灰尘都打扫干净,忙活了一天的他毫无倦意,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

明天提姆就回来了,我看见他的第一面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给他做一顿温热美味的晚餐,飞船上那些只能保证人体所需,没什么营养。最后让他洗一个热水澡,美美地睡一觉。康纳规划着一切,他期待着,期待他的爱人回家。

一夜无眠。

“超级小子,我和超人有事和你说。”
蝙蝠侠低沉的声音再次传到康纳耳边,他站在一个角落,大半身体藏在阴影里,和旁边飘在半空沐浴在阳光下的超人做出反比。

康纳沉浸在恋人马上要回家的喜悦,完全没注意超人脸上的严肃和沉默。他站了过去,目光一直往天上瞟。

“红罗宾不会回来了。”
超级小子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蝙蝠侠,质问的话被旁边超人认真的表情堵了回去,堵在喉咙直接憋回心里,你们不是说他只是延长任务时间吗?

“他一个月前在那个星球出了意外,飞船被破坏,超人准备去支援的时间发现那个星球已经四分五裂,所有人都死在那里…包括红罗宾。”

康纳向前踏进了一步,他有点激动。超人也前进一步挡在了蝙蝠侠面前。

“可是他这一个月还在给我发消息!这不可能,蝙蝠侠,求求你别开玩笑了,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好笑。”

超级小子还在挣扎,他只愿意这是从不开玩笑的蝙蝠侠给他开的一个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这一个月的消息是我们黑进了你和红罗宾的通讯器,制造了红罗宾还活着的假象,但是我和超人商量过,你有权利知道这一切。”蝙蝠侠顿了一下“或许我们不该向你隐瞒。”

超级小子浑浑噩噩地飞走了,他再次回过神来已经处于提姆的家里,手里还拿着提姆的制服,他心里堵得慌,一抽一抽发疼。红罗宾的死讯几乎要把他压垮,但是连眼泪的流不出来,像具丧尸一样沉默着把准备好的晚餐吃了下去,然后忍着头疼又把吃下去的东西吐了出去,他现在连一口水都喝不下去。

天色渐晚,康纳还在提姆的沙发上坐着,他几乎把自己整个塞了进去,像习惯一样,他开始翻自己和提姆的聊天记录。

“嘿,康纳,我明天就到家了。”
提姆的最后一句话留在昨天,康纳反反复复又看了几遍,水汽在他眼中翻涌,泪腺从来没像现在一样活跃。

他得承认,他的罗宾再也回不来了。

评论(3)

热度(27)